普通人

遥远的黑暗

(老段子,混个更)

 

AO3抚摸着自己的胫骨,他问自己,一具骨架会有感觉吗?

感觉由知觉和情感组成,他有知觉,但早已比不上还有皮肤、肌肉神经和血管时的状况。他有情感,但是正在缓慢流逝。

他从枯草中站起来。

由幻想构筑的宫殿在逐步坍塌,地面上的夕阳照耀它,光线过分瘦削,带有一种油腻的绿光。不纯。

玻璃洒满了一地,没有一块上面还能找到完整的徽章图样。

这就是格式化眼中的世界。

AO3用最后的共情能力,想到了他。

 

他接受了同化,他低下了头。

不知道从何时起,也许是昨日,也许是数十年前。他的世界被判决为一个错误,他的朋友们被判决为不存在,他的生活被判定为荒谬。

他或许抗争过,或许没有。

如今所有野草自根枯萎,幻想源流被截断,抽干。尸体依靠着粗糙石块,等待被打破死寂的风吹动。

最后他接受了提议。

他把生命交给了一个他甚至不太理解的词手里,“格式化”。

陌生,听起来似乎很科学。他以为这是一个玩笑。但是一切都变了。

一切变得凝滞,他和朋友跨出的每一步,都如同树脂中挣扎的昆虫。连笑声都被拖长的时间扭曲成为无意义的呼啸。

 

他们终于笑不出来了。

那天,他最后一个消失的朋友在他面前闪烁,身体和思绪变成一团乱麻,向他伸出手,尖叫着说:“你也逃不掉!”

之后没有留下灰尘。

但他却毫无感觉。

他在大地之下行走,无比顺从。不是因为平静,而是因为死亡。

这是不健康的顺驯,是一个被囚禁过久的人,浸泡其中而习得的无助。是每日在泥沼中前行,早已放弃了其他选择的人,对命运的逆来顺受。

是他。

世界变成了黑白的,他没拦住另一个他。

 

也许某一天,他会消失。

但那又如何呢?

 

他将一直游荡,在失去感觉的世界里。


评论
热度(20)

© 白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