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

我的学生穿着白无垢来上课我该怎么办.jpg

我曾见过你们没有见过的奇景。

我看到冰冷的冬季马路边,桃花在顽强盛放。我看到干枯的玉米地,在蓝紫色的夜空下摇晃。我看到探照灯打在塔吊的肩膀,金色的洞在黑暗中撕开。

在这个荒凉的地方,今夜有一场盛宴。

独属于年轻人的盛宴。


我的学生们,外面套着肥大的校服外套,但是身上却穿着长及地面的衣袍。袍子的角上绘制着樱花,而樱花下面又是那逼仄的校裤。

我们的面孔扁平肤色黝黑,戴着黑框眼镜而声音温柔的小W,来问我:“老师,他们把厕所锁了……更可恶的是只锁了女厕所。我去哪儿换衣服呢?”

哦,跟我来楼上吧。

于是她手托着白无垢的下襟,手上提着装有木屐的袋子,在洗手间门口轻轻地和我道谢...

忒休斯的24个碎片(1)

是TRPG魔道书的同人。是为了更深入的探索这个TRPG而写的东西。因为很喜欢。

还在写,但是怕电脑崩溃。存在这边。


(1)

“醒来吧,孩子。”

温暖而粗糙的手抚摸着他的额头。他很舒服,眯着眼。

“好孩子,很快就适应了啊。睁开眼,我们的忒休斯。”

他看见面前一明一暗的肉红色光辉下,一个微笑的同类。

后来他知道,这是一位老妇人,满脸的阴影和沟壑被称为皱纹,而凸起的银色双目和悬浮在周围的黑色镜头也不是“人类”天生拥有的。

“你有名字了,还是那一个。忒休斯。试试看,这次的装订感觉如何?”

他被周围柔软的肉浪和触须轻轻扶起,脚掌没入温热的粘稠浅黄液体之中...

没什么好总结但是居然在总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文手每月总结10题(好有趣哦以后每个月都来写吧~)

1.你的笔名是?

白雅

2.本月最常去的发文处是?

空间(昂首挺胸雷打不动)

3.本月共写了多少篇文章?约多少字?

没数过(斩钉截铁)

不知道,但零零散散加起来说不定破18000吧。
4.本月写的最多的是文体与题材是?

散文文段,记录那些震撼我的活生生的人。

这个月我真的遇见很多事情,从独自一人在租的屋子里寻求吸一氧化碳,到第一次月考(考的还不错),到那个如同梅花一般的少女,到那个复杂怪异,对自己幼稚而又擅长揣摩人心的少年,到那位挺着肚子依旧坚持每天为孩子们奔走的老师……我看见很多值得敬畏的人。每一天,我都有所收获。


5.本...

一夜

大家都很认真,又是我一个落在后面了。忍不住用胎姿蹲在没人的办公室角落,我是一朵蘑菇。

心情日常大起大落,焦虑如影随形,我不知对他人负责是那么令人失眠的事。真的很想要让时间停下,不用去面对一墙之隔的安静老虎们。

天呐我居然把这些小家伙看成老虎,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啊。或许我最大的问题是把不是问题的事情当成问题和把大问题轻巧放过去吧。

到底什么原因呢……为什么总是有这种疏离感……为什么我和其他人看问题的眼光和评价标准不一样呢?假装我和其他人一样,有时候很累。

我没法说服自己生命劳累乃是本质。我满脑子万物刍狗和鼓盆而歌……实在是吸取了太多道家消极的东西……

我是哪里出了问题啊?

我就是太...

非虚构文学创作练习题——找出界限

“不是谈论疼痛以求同情,而是找出你记忆中的紧张感。因为伤疤代表的是安全感与控制感的缺失。”


(一)伤疤的故事

我的脐下三寸有一块硬币大小的,凸起的褐色伤疤。胃部上方有一道浅浅的白色凸起伤疤。它们是同一次活动的结果。

平时没有人看得见,并非源于某次手术或者被人捅了一刀。

是我的母亲。

中医有一种名为“三伏灸”的治疗法,认为在伏天用姜片隔着皮肤,上面放着燃烧的艾绒,就能够用姜与艾草的热力将穴位内的寒意驱走,之后冬季就不会生病。

那天晚上,我和妈妈坐在客厅里。客厅里弥漫着艾条燃烧的烟雾,猫咪被烟一熏,跃起就躲到房间里。妈妈让我拉开肚皮上的衣服,窗帘没关。“妈……有人看到怎...

【李组杉中心all杉本一宣】

我是这里唯一一个浑水摸鱼的!!!这里有超足量的大佬!!!你们走过路过的年满十八的不要错过啊啊啊啊啊啊图文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而且很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面皮鬼:

李组的UT杉中心all杉本一宣!参本的有圈内传奇人物之白、云、浪、李、鸟(无法同台竞技的我就不排进去了)XD!内容丰富!特色是大佬们(群除我佬)搞脑子级的电波?


今夜的我

拥抱你的众多人格。直到它们重新融为一体,永不分离。

直到你能够从地母温热的腹中站起来,走向晨曦。走向你已经失去许久的光辉。

我应该做很多事情,但我没有做。它们过去了,过去的事情,既不应该成为荣誉,也不应该成为负担。

你应该把石头放到基座上,而不是背着它跳舞。它无法被抛弃,因为它是你这个世界建立的唯一方式。

你和你的朋友相同,和古老的神话相通,用石头建立堤坝,分开整个世界的水与你自己。

我真想再见他一面。我想坐在他的花园里喝茶。我想念他,他如此安静。那一天,我听他的故事入迷,古代文学半个字没听。

我喜欢的人从来都只有一个,但它变成鸽子,落到这个或那个身体内,让人困惑。

每月总结?

文手每月总结10题(好有趣哦以后每个月都来写吧~)

1.你的笔名是?

白雅

2.本月最常去的发文处是?

空间吧(望天)什么算是这里指的“文”呢,我只是记录自己的所思所想罢了。


3.本月共写了多少篇文章?约多少字?

没注意,估计每天50-500字总是有的吧?


4.本月写的最多的是文体与题材是?

散文文段一样的东西(担忧)长久下去肯定会变得难以为继的……不经常写一些长的东西,全局把控能力会下降的……


5.本月是否有填自己的老坑?写了多少章/字?

没——有——觉得自己原来写的东西好恶心,好讨厌……

啥时候能有点信心啊……对文字,对工作,还有对短暂的人生……2333

明明看着他...

橘子的滋味

(这个是要丢在打算出的不可描述本里的……但是我老是写不动,鸟说先丢在这边提醒我它的存在……)


“Frisk,我爬不上去。”

“Sans,你太缺乏运动了。”

“在山里到处转悠不算运动吗,孩子?”

Frisk举起轻盈的骨架,“我已经长大啦,别再叫我孩子了。”

“谁知道一晃眼你就这么大了。”Sans叹着气,在低矮的树杈间摸索着,摘下橘红色的果实。“好啦,已经够了,你的手酸了吧?放我下来。”

“才一个?”

“我宁可坐在树下吃。”

Frisk在午后的阳光眯起眼睛,把Sans放下。胖骷髅站在枯草之间,只到Frisk膝盖的杂草在他的脸上挠来挠去,有些戳进他的眼窝里,他懒得拨开,于是站在树...

二人之花

(人类组,短)


那时候Frsik站在大门前。

她推开它。

你能试着不杀死她吗?

你能表现一次仁慈吗?

风,一扫地底沉闷气氛的风。

从远方吹来。

棺材里有一具小小的木乃伊。

她和朋友们站在地上的世界。对她而言,拥有这一切理所当然。对那个兴奋的高个子骷髅而言,甚至连太阳都是新的。

夕阳的光芒只有温暖,慷慨的温暖。

人类对这些生物做过的事情,好像都被遗忘了。随着风吹过地底。希望也从黑暗中升起。

它们往外面走。囚徒得到了自由。

还有两个朋友被关在笼中。

你讲了一个关于埋在泥土里的,小孩子的笑话…

Frisk的头发被海风吹乱。

云燃烧着。恋人们说笑着。母亲拉着她的手。...

1 / 3

© 白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