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

吃请与请吃(以及其他杂事)

今天我和两位成年男子握手了。以一个独立的,成熟的人的身份。

我会永远记得,女子有工作,有能力是多么重要。这是无数先辈奋斗之后,我才有机会和一群男子同站在屋檐下,在雨中说着闲话。

绝对不能辱没了这一切,要自信,大方,有责任心。

最后和那位家长握手道别的时候,握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我想让对方感觉到我手的力度,但是似乎造成了一点尴尬。我还不是很擅长把握握手的时间。

成年人之间的握手是友好的表达,也是力量的认可。

我要学会掌握自己的力量,认可自己的力量。


这已经是第二次被家长请吃饭了。我每次都吃得很多,说的很少。我宁可展现出酒囊饭袋的样子,也希望多观察,多听。尽管我可能真的是很贪吃诶……我最近老是感觉吃不饱。明明已经过了生长发育期了啊。

时间晚了,我只写最重要的。

我曾经出席我的家长请别人吃饭。我只能说可伶天下父母心。其实吃饭这个举动本身能够改变什么呢?做了教师我才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特殊照顾”。真正的教师是讲究公平的,并不会因为谁家境好或者糟就开小灶或者别的什么……

这是一种期待,一种希冀的传达。父母们面对的是茫然无边的未来,他们的孩子离开他们进入校园求学,成绩可能并不怎么好。他们是在一片虚无之上为自己编织一张防护网,安慰着自己“会好起来的”。

会好起来的。

所以我的父母和他们一样,喝很多酒,说很多大话或者讲很多故事。让未来的黑暗变得不那么黑。

我觉得很悲伤。我可能对什么都感觉很悲伤。孩子们是不懂的,非得他们自己长大之后,才知晓这是何等的爱。而他们知晓之后,也不一定会回应。

我就是那个虽然明白,却不知道如何回应的人。



说点轻松的,我在读《安迪密恩的崛起》。里面有大量的关于西藏密宗的故事。之前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西方世界会对达赖喇嘛有这么多的同情。但是对于丹西蒙斯的了解(很夸张,我其实不了解他,但我自认为我能够读出他的一些写作倾向)让我认识到,丹的科幻世界中,重点写的都是那些与主流的专制、极权……之类的抗衡的世界。

那些注定消失和失败的人,那些代表着真正自由精神的人,是他写作的重点。

所以我虽然没有读过西方的报道,但是我略微明白了一些事情……看起来我们的这个主流社会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形象了。如果没有我们的存在,它也就是宗教流派的一种。

你知道,没有烈火,也就没有真金。可是烧不烂的东西,岂止有黄金呢?


评论
热度(7)

© 白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