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

你和你的花

你费了好大劲儿才和它一起,安静的坐在桌子两端。

 

你把它带上火车的时候,和工作人员解释了很久,为什么一盆花不能被丢弃也不能被放入安检仪。怪物们虽然归来很久了,但是世界各地的机构还没有形成对待他们的统一标准。

 

它们对人类来说太难以理解。上车后,你开始不断安抚试图用狰狞的表情和发射子弹赶走人类的花朵,又温和地阻止那些试图抚摸它的好奇小孩。不时对投来狐疑和担忧目光的家长们给予自信而阳光的微笑。

 

你知道你的微笑总是很有用的,你曾经靠它穿过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但是现在,你感觉在人类之中,你努力维持的和平,如同深渊上的薄冰。虽然反射着灿烂的光芒,但也许一不小心……

 

你回过神来,看着桌上的花。

 

它在旅途中,没对你说过一次谢谢。此时它望着窗外被夕阳笼罩的乡村,面上挂着花朵那副习以为常的笑容,你知道那个笑容就只是一个弧线,深处可能什么都没有。

 

但是你不愿意放弃那一线希望。你不愿意让它独自留在地下。你不愿意让它在黑暗中凋零。尽管它自己恐怕都无法理解那有多么孤独,但是一想到这些情景,你就痛苦万分。

 

你很累,和它在大地上旅行的每一天都这么累。

 

可是你还是坚持和这个曾经满手血腥的怪物待在一起。只因为你曾经窥见它灵魂的最深处。

 

“田野真美。”

 

“愚蠢。”

 

它还是老样子。

 

“我喜欢坐火车。去地下之前就喜欢,”你也是老样子,自顾自的继续说起来,“在车上,所有地方都只能一掠而过。你抓住了事物表面的美,然后就迅速失去了它。不等你深入,就流向下一个地点。你便永远不会对见过的风景腻味。而你想再看一眼的遗憾也无法弥补。”

 

它依旧不说话,你很高兴它在听而不是做出那张“友谊子弹脸”。

 

“这和跟你们相处的方式完全相反。我倾听,我交谈,我把根深扎在地下。我试图了解每个怪物……”

 

“是,我知道,”它面带嘲讽地打断你,“你是个伪善的家伙,你对时间线做的手脚,你真以为没谁记得?”

 

你默然。你还记得审判厅里那个老朋友痛彻心扉的表情。

 

这场旅行根本不是为了拯救小花。而是为了逃离。

 

“不过我欣赏你,咱们什么时候再来一次?”

 

“没有下一次了。”

 

再也没有了。

 

你看着窗外的风景,它看着你。你知道它在观察你。所以你微笑,试图用它的热度温暖你自己。

 

“小花,外面的云很像托丽尔的脑袋,真有趣。”

 

它垂下头,似乎对一切都丧失了兴趣。

 

光辉正在从大地上退去。

 

你的旅途还很漫长。

评论(8)
热度(76)

© 白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