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

浅谈东西《私了》的叙事艺术

(随手备份一份文评,这篇短篇小说很可爱的)

2016年第4期《小说月报》载此小说。

(一)总述

东西的《私了》是一篇叙事技巧非常经典的而又不乏创新的短篇小说,其经典在于开篇便运用“三个问题”制造悬念,构筑了极强的小说张力,创新则在于小说的发展是通过人物不断的猜测想象而推进的。

这“三个问题”乃是女人(采菊)不悦的根源,第一个是为什么儿子李堂与其父李三层遭受了十五天的“封闭”,第二个问题则是男人为了避开回答第一个问题而发展出的:存折上一大笔钱从何而来。第三个问题是父亲回家了,儿子为何不开机。

而后文展开之妙就在于它故意“忽视”了第三个和第一个问题,而是把女人和读者目光集中解决在“一大笔钱从哪里来”这个十分有吸引力的问题上。同时这个“忽视”也发生的十分自然,“封闭”一词有浓厚的方言意味,读者初读不易理解;而“李堂为什么不开机”,在对人物与故事尚且一无所知之时,根本不会注意到背后暗含的意味。

而当“钱从哪里来”这个问题被这对农民夫妇经过天马行空的想象“解决”之后,第一个和第二个问题便势如破竹的被揭开了。

 

(二)文章发展梳理

作者使用了一个节奏极慢,描写细腻到近乎凝滞的开头。利用它展现两位主角的农民身份,同时引出了文章的主要矛盾。

之后他开始运用各种方式来延伸剧情:包括对话(女人不断的猜测与男子模棱两可的回答),细节描写(比如关于男子心不在焉,无视疼痛的),及环境渲染。层层铺垫提示,直到结尾极有冲击力的真相。

精心设计的对话就这样貌似随意的展开了。采菊先猜测钱是自己的丈夫搞来的,一直到抛出了“傍上女大款”这个可能。二人的气氛才因此略有缓解。李三层才更为活跃的跟着、捧着妻子继续猜测。

猜测的方向被双方共同引向了出门在外的儿子李堂交了个富二代女朋友,从对话中,我们能看出,这位母亲对自己的儿子极为自豪,说他白净、有尊严,而李三层的附和着,直到她问他为什么好事却要隐瞒,作者才通过李三层的犹豫,“他……他想给你一个惊喜。”来展现出真相第一丝不详的光线。

而两人不断提起“封闭”,却反复被李三层用“你猜”和儿子的幸福生活荡开,使读者一直被悬而未决的真正答案牢牢抓住。

同时,作者开始用细节把李三层沉默的心神不宁展现出来:喝茶之后眼神焦虚,被采菊掐却毫无反应,更有全村人都知道他“变傻了”,逢人便说“你猜”。不详的气氛一点一点被铺陈出来。

直到深夜夫妻两人平躺在床上,采菊以温情动人的语句——“我对你好不好?”来开头,想跳过这些问题直指答案,却被“我想让你分享他们的幸福”再次带开。于是一场更美的,关于幸福的想象便肆意的在采菊脑海里展开了。

可惜,这个未来的公公,连说“儿媳妇”的名字都要犹豫的拍着脑门,还要妻子提醒他没说姓氏。读者若有心,便会再加一分怀疑。

而这个沉浸在幸福中的母亲,却开始越来越坚信这个几乎完全是她想象出来的浪漫故事了。她开始反驳丈夫对十字路口不能停车的看法,又开始关心这个女朋友的容貌。直到她问出“他们睡一块儿了?”丈夫回答的“你猜”,也被渐渐适应这场对话的她,当成了肯定。

然后是两个让人无法忽视的细节:一是他依然对妻子“掐大腿”的行为毫无反应,二是他看见“她竟然在睡梦中笑了,这是多少年都不曾发生过的美事”。

她为自己编织的梦境于她而言太美了,所以到最后,关心人物命运的读者才会感觉到美梦破碎的疼痛。

故事节奏在这里略一放松,然后又是采菊要求回答儿子李堂不开机的原因。她要去城里看他们两个,他只能告诉她他们不在城里。编织便又继续下去。同时采菊越来越不耐烦了,可是他只说“你不猜,我不讲”是他的规矩。而她对“旅游”这个想法的好奇引出了关键的一句,“你想想游字的偏旁部首”。

坐轮船,去长江,过浪漫初夜的想法使采菊很兴奋,于是她更起劲的猜测“儿媳妇”对自己的儿子有多么的好。可是李三层开始把故事引向了一个紧张的、激烈的部分,他极为生动的描绘了马丽莲落水的场景,引出了李堂的跳水救人,与他不会游泳的事实。

此刻,我们看到这个对疼痛麻木的男人放声大哭,情感的水面终于被打破了。女人也晕倒了。

三个问题也有了最终的答案,李堂不开机是遭遇了天灾——长江上的游船被台风吹翻了。而“封闭”的真相和钱之来源的真相则昭然若揭,父亲去认尸了,巨款则是补偿金。

而马丽莲,只是这两天以来的一个梦。

题名《私了》的意义,此时才彰显。这是一场私人的安慰,一个男人对他妻子细腻的、让人悲伤的关心。

 

(三)总结

这个故事充满了一种以虚幻安抚现实的温情。丈夫陪着妻子讲故事,在有意无意之间生成了一个充满农民想象中美好生活的梦——儿子找到一个爱他的美丽富二代,美好的婚姻,富裕的未来在招手。猜测过程中,妻子越发兴奋,丈夫则一直保持着感情上的克制。各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细节更是反复诱引读者继续下去,直到真相揭露。

我们可以从最明显的字数分配来看作者是如何使读者保持阅读兴趣的,首先,他交叉使用不同的叙述方法。在小说前一千字之内,他在数个一百字左右的人物对话之间放入了大段对人物的刻画和对场景的渲染。而后,当读者对人物及故事有了基本了解之后,接下来的三千字就开始集中利用对话构筑想象空间,探寻事实真相,同时在四五百字的长对话之后放入一些暗示真相的人物描写,以丰富读者获得的信息类型。直到故事最后的六百字,对话越来越紧张生动,其中出现了大量对船上情景的描写,气氛、人物感情全部到达最高潮,而真相也在此揭露,故事也戛然而止,留给读者无穷回味。

作者东西极高效地利用了短小的篇幅完成了刻画人物,渲染气氛与推进剧情的工作。在行文中无废笔,每一部分的文段都十分自然,包含足够的信息和暗示。节奏张弛有度,能使读者专心思考却又不会不耐烦的跳到结尾。真相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在使人吃惊的同时也令人热泪盈眶。实为短篇小说叙事艺术之范例。


评论
热度(4)

© 白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