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

乐园不复

读完《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之后,感觉整个人都被抽空了。

原本想要写点什么,但是摊开纸又感觉酒足饭饱之后,什么也写不出来。

我在租的屋子里,门反锁两道,下午六点从床上起来。每天睡觉之前想的是,如果我反锁了屋子,那么若是有人闯进来,则我至少有时间告诉警察,我死在什么地方。这样我才能睡个好觉。屋子里有意无意放着小刀和镜子。还听到不少其他社区居民楼里爆炸的事情,一个同事的朋友家,楼上的老太太家里爆炸了。

可能我们真的都是一些惊弓之鸟,可能我真的活的太小心。但是我想,有时候,不那么小心,没得到过警告,那么结果可能是惨烈的。

每个女孩子都是猎物。没有例外。

那些美丽的,脆弱而敏感的女孩儿,因为我们的文化对于性侵案件的态度,而沉默了。被罪恶感赶回夺走她们一切的施害人身边。

没有办法告诉他人,没有办法接受被“玷污”的自己。那么被诱奸的细腻的女孩儿,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告诉自己“我是爱他的”。

真是毛骨悚然。椎心泣血。

一个在社会经验、地位和知识上都优于这个少女的男人,当他想要对着她下手的时候,有什么能保护她呢?

家长们说:“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的。”这个家没有。

其他人说:“都是你的错,小三,是你先勾引有妇之夫。”

我很早以前就发现,其实并没有多少人关心真相,大部分人只不过是想要确认这个世界依旧和他们脑中一样。小狐狸精勾引有妇之夫,三十岁没结婚的男男女女都是怪胎,而嫁给有钱人的阔太太一定幸福极了。

属于个体的真相需要被大声喊出来。

不然只会永远沉寂。


我的时间依然停留在下午起身之时。

屋子里一片黑暗,但是我知道外面阳光灿烂。我的头非常晕,一口气喝完一大杯水。我记得思琪说,她的老师每次会很粗俗的给她买三杯饮料,放在桌上说“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所以都买了”。

圆滑的技巧可以反反复复用在不同的人身上。同一首情诗可以给五十岁的妻念,也可以给十五岁的情人念。

小小的房间里非常安静,只有我耳中轰鸣的声音。

我的一个朋友读了,说读不下去,因为自己有一个在上初中的漂亮的妹妹。

一个朋友说,想要杀了那个杂种。

另一个朋友说,从里面看到的是一个放弃生命之人的悲叹。她感到不太舒服。她不喜欢。我和她谈了很多,她说她希望代际之间的戾气不再传递。人能够更强韧,不再放弃对抗“那一面”的世界。

读她的故事,真的给我带来了很多东西。

不仅仅是文学上的。

我很高兴我可以坦然的在办公室里说这个话题,我会非常自然的说“这是一个关于校园性侵犯的故事”。我不会回避这个话题。

和任何人都不会回避。


很多时候,正义迟不迟到,都没有意义。

因为伤害已经造成了。

破碎的镜子难再圆。水中的月儿打散了,涟漪平复也不是之前的月了。

我想到很多事情。我小学的时候在新华书店读书遇见过变态,以炽热的下体摩擦我的背,一边还说“我是在帮孙子找本书……”我厌恶地走到了一群坐在地上读书的男童身边坐下,他在书架那头探头看我,之后走了。我只觉得脸很红,心跳很快。但现在想一想,应该脸红的人不是我们。

后来则是初中在公交车上,看手机上的书,攀着栏杆站着,并不抬头看周围,以为很挤。因为后面一直有个男子紧紧压着我,压在栏杆上。直到要下车的时候,抬头才发现原来大家都有位置。车厢里空空荡荡,大家就这样看着这个男人压着我。下车一摸屁股后面,潮乎乎的一片。

我只是比较幸运,因为我不像思琪那样美丽,贼偷不到还会惦记。

但是你知道,有些人不会因为这种原因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到手的机会。

真的,我希望大家都去读一读这本书。

虽然会如一些人所言,它并非普遍经验,它太纤细,太敏感,太文学化。但是对我而言,它真正触动了我的心。


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对这样的书,无论我说什么……

我想都不能增加或是减少它的一分价值。



评论
热度(1)

© 白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