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

一夜

大家都很认真,又是我一个落在后面了。忍不住用胎姿蹲在没人的办公室角落,我是一朵蘑菇。

心情日常大起大落,焦虑如影随形,我不知对他人负责是那么令人失眠的事。真的很想要让时间停下,不用去面对一墙之隔的安静老虎们。

天呐我居然把这些小家伙看成老虎,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啊。或许我最大的问题是把不是问题的事情当成问题和把大问题轻巧放过去吧。

到底什么原因呢……为什么总是有这种疏离感……为什么我和其他人看问题的眼光和评价标准不一样呢?假装我和其他人一样,有时候很累。

我没法说服自己生命劳累乃是本质。我满脑子万物刍狗和鼓盆而歌……实在是吸取了太多道家消极的东西……

我是哪里出了问题啊?

我就是太怯弱太温柔了……

太怯弱了,习惯了低声下气和其他人说话,甚至忘记了平等为何物。这就是我想要逃离人群的基本原因吗?

快点振作起来啊。

逃掉实在是太轻松了,但是浑身上下每个地方都好疼痛……内脏滚烫,五内俱焚。太丢人了,明明只是那么普通的工作!为什么其他人能做到但是我做不到呢?为什么呢?

我需要承认的是什么东西?

是我不够认真还是智商很低还是经验不足呢?我真的找不准自己的位置。

大概是这个问题。这么多年来我都不想坐在属于我的那个位置里。我一直在逃跑,不愿意正视已经发生的,我拥有的和正在失去的。

天呐,我接受不了。

我花了很长时间接受他的死,花了很长时间认识到我的亲人们在老去,花了很长时间意识到我的鞋子会脏,桌子会乱,知识会过时。意识到我无法成为我轻快的想象中那个充满创造活力永不疲惫的精灵,无法成为那个给世界带来美丽画作的人。

我接受不了。

我就是接受不了。

但是我必须学着接受这一切。接受我拥有的,承认我失去的,挽留我正要失去的。

我很自卑,虽然没有在小家伙们面前明说过,但是孩子们知道。

他们看得出来。

一味地曲意逢迎没用的,他们无法承担起自己的自由。

就像我一样,我们都没有长大。我承受不起自由的重担,所以我必须过有规律的生活。做惯了奴隶的人,没有鞭子是不会动的。恶心又可怕的真相。

自由。多么苦涩的词。我在它面前才意识到我不过是我低级欲望的奴隶。

但是我得去做。做我该做的事情。也许有一天,我能够和我爸爸一样迅速地回答:“开玩笑,不承担责任要来做啥?”

社会给予人们的是责任。


我又想起来老师讲过的那位庄子死忠粉。那个每顿吃两大碗饭,每天口沫横飞和所有人讲庄子的家伙。后来似乎暴死。

这是一尊放在我面前的雕塑,用来提醒我生活乐趣的界限在哪里。走火入魔的男人,走火入魔的女人,走火入魔的所有人。

我问我自己,《盲视》里的天堂到来时,我是否会欣然前去,还是会像那个生物学家一样,掏空所有的内脏改造成赛博人,和所有竞争对象拼搏。

我缺少拼搏的活力。

我的活力都属于无人之处的荒野,我太过怯懦了。

要强壮起来啊。

评论(2)
热度(10)

© 白雅 | Powered by LOFTER